聯系我們   Contact
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首頁 > 公告動態 > 行業新聞

污水排放事件的啟示

2017/8/30 0:41:15      點擊:

我們上溯了10起非法排污案,看看排污案件如何重典治亂 籽語智庫  作者: 張曉燕  2017-08-18  中央環保督察組雷霆出擊,排污案件如何重典治亂?  中央環保督察組雷霆督查,曝光了一批非法排污案件。近年來,隨著環保監察力的加大,越來越多的非法排污案件浮出水面,其中不乏時間長、危害大的大案、重案。  依據《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條規定:違反國家規定,向土地、水體、大氣排放、傾倒或者處置有放射性的廢物、含傳染病病原體的廢物、有毒物質或者其他危險廢物,造成重大環境污染事故,致使公私財產遭受重大損失或者人身傷亡的嚴重后果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后果特別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以此為標準,小編審視了近年來的非法排污案審判實踐,看看非法排污的緊箍咒緊了還是松了?  1、審判時間:2017年8月10日  北京市私排滲瀝液案:2012年10月至2015年4月,曾任北京市市政工程管理處有限公司七處經理馬某伙同天津公司及呂某、李某等人違反國家規定,將該公司從海淀區六里屯垃圾填埋場外運的垃圾滲瀝液傾倒入位于海淀區后廠村路等地的市政污水井內,該公司違法所得5000余萬元,馬某從中獲益1860余萬。法院以受賄罪和污染環境罪判處馬某有期徒刑17年,并處罰金190萬元,責令馬某退繳1860余萬元違法所得予以沒收。天津某商貿公司因單位行賄罪、污染環境罪,被判6100萬元罰金;該公司實際控制人被判處有期徒刑5年。  2、審判時間:2017年6月15日  安徽濉溪私排污水案:2016年10月11日至10月18日,河南籍男子王某、馮某二人,租賃濉溪縣某鎮一原材料生產基地,在未辦理任何資質條件的情況下,經營用來生產鋼尺的電鍍廠,且利用滲坑排放未經處理的污水,造成嚴重環境污染。2017年6月15日,法院以王某犯污染環境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一萬五千元;以馮某犯污染環境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一萬五千元。  3、審判時間:2017年3月29日  湖北化工廠非法處置廢物案:湖北某化工公司的劉某明知他人無處理化工危險廢物的能力,為了騰出廠房做水培養殖,仍將化工廢物運輸并交他人非法處置,非法處置危險廢物32噸,但因卸貨時部分膠桶破裂發生泄漏被查獲。法院認為,劉某違反國家規定,非法處置危險廢物32噸,嚴重污染環境,其行為已構成污染環境罪。日前,湖南省岳陽市云溪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劉某犯污染環境罪,單處罰金人民幣30萬元。  4、審判時間:2016年8月23日  江蘇大江化工污染環境案:2014年5月,江蘇省環保廳和公安廳聯合調查“5·14”新通揚運河水質異常事件時意外發現該公司涉嫌非法排污十多年。2000年以來,公司法人代表李玉江安排工人在公司內鋪設暗管,將公司生產過程中產生的廢水,通過暗管排放至公司門口的新通揚運河。期間公司法人代表李玉江多次向揚州市公安局油田分局原局長左智慧,江都區環境保護局原局長、黨組書記等9名官員行賄,金額達275萬。2016年8月23日,被告李玉江等三人因涉嫌環境污染罪被檢查機關提起公訴,多名涉事官員獲刑,最高達8年半。  5、審判時間:2016年6月7日  寧夏銀川塑料廢舊加工廠非法排污案:王某某未經審批,于2014年7月至2015年6月組織工人在銀川市金鳳區良田鎮植物園三隊進行廢舊塑料加工,長期將加工過程中產生的廢水排放到其事先在廠子東、西兩側挖好的滲坑內,造成環境嚴重污染。經銀川市環境監測站對東西滲坑廢水監測,廢水中的汞、砷、鉛、鉻等重金屬超出國家排放標準。王某某被判決犯污染環境罪,判處有期徒刑10個月,緩刑1年,并處罰金人民幣6000元。  6、審判時間:2016年2月29日  河北寧晉縣一非法小電鍍廠案:寧晉縣人民法院依法開庭審理了寧晉縣一非法小電鍍廠案,認定被告人孫某某、梁某卓、董平某、柳某某、梁現某、梁建某違反國家規定,排放有毒物質,嚴重污染環境,其行為均已構成污染環境罪,判處被告人孫某某、梁某卓、董平某、柳某某有期徒刑一年,并各處罰金人民幣5000元,判處被告人梁現某、梁建某有期徒刑十個月,并各處罰金人民幣4000元。  7、審判時間:2016年1月27日  山東濰坊管委會人員非法排污案:濰坊濱海經濟開發區管委會某行政執法部門的公職人員齊振宇利用職權,伙同趙季海等人通過自己開辦的物流公司幫助濰坊化工企業非法處理廢水、廢酸獲益,非法排污造成的環境損害費用為174萬元。2016年1月27日,經山東省濰坊市寒亭區檢察院提起公訴,法院對此案進行宣判,齊振宇因污染環境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零四個月,并處罰金17萬元;趙季海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零二個月,并處罰金16萬元;濰坊化工企業負責人丁皓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并處罰金15萬元,其余涉案9人也分別獲刑。  8、審判時間:2015年12月17日  海南首例污染環境罪案:2013年6月,彭某在海口市龍華區龍泉鎮一空地處建設非法煉油廠,并聘請被告人許某為該廠經理。2013年8月,該非法煉油廠正式投產,許某負責該廠的日常管理工作。后該廠使用從各汽車修理廠收集的廢機油,在沒有配套廢水、廢氣處理設施,產生的污染物未經任何處理便直接外排的情況下,采取土法加工生產廢礦物油。2015年12月17日,海南首例污染環境罪案件在海口市龍華區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并當庭宣判,被告人許某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個月,緩刑一年零三個月,并處罰金1萬元。  9、2015年3月24日  浙江溫州3名企業主直排污水獲刑案:2013年8月,盧某、林某、吳某三人在麗水經濟開發區租用一廠房,在未辦理環境影響評估等相關審批手續,無相關鋁氧化加工資質的情況下,雇傭多名工人非法進行鋁氧化加工生產。在鋁氧化加工生產過程中所產生的含重金屬鉻的廢水未經任何處理直接通過雨水管道排放到廠房周邊地下,對周邊環境造成嚴重污染。浙江省麗水市蓮都區人民法院以污染環境罪分別判處被告人盧某、林某、吳某被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至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緩刑二年六個月不等,并各處罰金人民幣6萬元至7萬元不等。  10、審判時間:2014年2月  河北邯鄲縣紫山風景區非法跨省排污案:錢培宏、武端慶介紹江蘇連云港宏業公司與河南瑞爾威公司簽訂處置500噸危險廢物的合同,然而只通過瑞爾威公司處置55噸,剩下的440多噸危險廢物未經處理被非法傾倒至山東莒南、河北邯鄲等地,其中,邯鄲市雞澤縣環保局副局長王某收受好處費,主動為犯罪分子尋找排污地點。錢培宏、武端慶因環境污染罪被邯鄲市當地法院分別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五萬元、有期徒刑兩年十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五萬元。盧進祥因違反國家規定,未按規定轉移和處置危險廢物、虛開轉移聯單并致使廢物被非法轉移處置造成環境嚴重污染,構成污染環境罪的共犯,被判處有期徒刑兩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三萬元。  由近年來影響較大的十大非法排污案件來看,各省市不同行業都普遍存在非法排污的現象,它們形成諸多共性。  污染物處理成本高、標準嚴,因此,不少企業不惜鋌而走險,有的企業甚至掩人耳目數十年,將不達標的廢水、廢氣非法排放。如2014年的“大江化工污染環境案”法人代表李玉江為節約成本,非法排放超標污水十余年之久,對當地的生態造成難以彌補的破壞。從非法排污的典型案例可以看出,被查處的違法公司非法排放物都集中在廢水和廢氣上,廢水占比更多。  非法排污涉及到的不僅是企業一方面,在非法行為實施的過程中,政府官員也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大部分的非法排污案都牽扯到環保相關部門的官員。如2014年5月轟動一時的“大江化工污染環境案”,法人代表李玉江十年間行賄不同級別、不同部門的官員九人,行賄數額達275萬,最后9名官員都被判刑。  執法部門充當公司違法犯罪的保護傘,環保監察最后一道防線突破,是非法排污多發難管的一大原因,環保行業和近些年嚴抓嚴打的貪腐問題息息相關。許多非法排放的案件都是通過居民舉報、上訪、媒體曝光的途徑得到解決,環保部門不作為使得環境監管效力不足,客觀上是形成各地方非法排污的一大原因。  亂世當用重典。上述案例中,雖然因為案情不同,無法用單一指標來評判所有案件,我們明顯能夠感受到,在對于非法排污的司法審判中,審判逐漸嚴苛起來,近兩年來對非法排污企業和個人的處罰力度明顯加大,從幾萬到幾千萬,天價罰單頻開,且從以罰款為主轉向以對肇事者判處有期徒刑為主,而且有期徒刑的緩刑也在減少,刑罰變“實”,肇事者將失去人身自由,承擔非法排污的重則。  司法對排污案件逐漸下重手,這是近些年的明顯趨向,讓違法者接受切膚之痛,想必是好過千百次的說教的。

             浮油

江西快三开奖